主页 > Y生活的 >「亲情的分离」一次便已足够 >

「亲情的分离」一次便已足够


「亲情的分离」一次便已足够
图片来源:unsplash

某位刚过四十的朋友对我说,他的母亲身体开始有状况了,他是单亲家庭中唯一的孩子,自己在台北打拚,留母亲一人在彰化,想到无兄弟姐妹可帮他一起面对母亲的照护就很担忧,问我该怎幺办?

我懂得他的害怕与苦恼,这将是十年之内台湾最大的问题之一。我已有一些中壮年朋友因为类似的难题,不得不从职场退下,我也早暗自做好心理準备,像这样花莲台北两地跑我还能撑多久?曾对大学部班上同学问道,单亲家庭的有几位?对这十位举手的同学,我说,你们知道你们将来可能会面临的问题吗?年轻无邪的脸庞露出了困惑。

未来父亲的情况变化不可知,必要时当然只有放弃工作而非亲人。对我这位应是不惑之年的朋友,他的另一种不知所措才要开始。由于都是单身,我更可以理解,单身子女对父母这份无法割捨的牵挂。已成家的朋友,再怎幺说,配偶与子女的排名还是在父母之前,无庸置疑。

我安慰他说,就是接受与面对,你会在这件事中再成长一次。就算有兄弟姐妹,我说,这责任往往最后也只落在其中一人的身上,其实没差,没听过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吗?而且,往好处想,你没有手足间的说三道四,有时,那比陪伴照护本身还更磨人呢!

虽然摆出老大哥的口吻,但我的心里仍然是不安的。虽然已经历过与母亲的道别,但那一回我还有父亲在身边。过程中或许都有一些对彼此的不满,那只是技术性的瑕疵。最终,我们还是提供了彼此感情上的重要依柱。接下来的这一程,对父亲与我来说,都将是残酷人生中另一种的第一次。

真正的难与痛,对我而言是在每当想到,这个家,有一天,终于要走上结束……所以要成家啊,母亲在遗嘱中最后也还在叮咛我这句。但是,这不是很像一个不断拖延的自欺欺人吗?我很想跟母亲说。因为原生家庭会停摆落幕,所以要成立下一个家表示生生不息吗?用另一个家遮盖住上一个家不可逆的颓圮,真可以让自己比较不那幺痛?还是有了一个正当理由逃避那个痛?

我还想问母亲的是,妳被迫提前离开,不痛吗?哥哥没赶上回来见最后一面,妳不痛吗?我只想好好走完这一场。

为亲情而痛,今生这一场聚散已足够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何不认真来悲伤》
「亲情的分离」一次便已足够
 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